摘要

  Jio 像一条鲶鱼迅速颠覆了印度电信市场的本来面貌,而在促进印度数字化转型之际,Jio 也催生了科技巨头追逐红利的下一个战场。

  前不久,一款印度本土 App「Remove China Apps」引起热议,它唯一的功能就是让用户一键卸载来自中国的 App。

  对于中国的开发者而言,这种莫名其妙「锅从天上来」的感觉有点让人哭笑不得,但这次「卸载中国应用」的戏剧性事件却给了印度本土电信和互联网公司 Jio Platforms(简称 Jio)机会。Jio 旗下提供视频软件 JioTV、移动支付 JioMoney、即时通讯 JioChat 等多项数字服务,早已经覆盖了印度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近来 Jio 也成了印度最受瞩目的投资标的。今年四月以来,一直有 Jio 融资的消息传出。几笔融资交易之后,Jio 将总共让出接近 25% 的股权,从全球十家机构中获得约合 150 亿美元,Jio 估值也飙升至 650 亿美元。这些融资不仅能够缓解母公司信实工业集团(Reliance Industries)的债务问题(集团掌门人穆克什·安巴尼此前向投资者承诺 2021 年 3 月之前将信实工业净债务削减至零),也能为其互联网等业务提供有效补充。

  其中 Silver Lake 分两笔投资 Fortune

  成立不到四年时间,Jio 一跃成为印度规模最大的电信运营商,市场占比达到 32.04%。初期,它利用互联网公司惯用的免费打法,迅速获得规模效应,就像一条鲶鱼迅速搅动了印度电信市场。电信业务是 Jio 发展起来的基底,它借助庞大的用户规模将自己的各项业务顺利跑了起来,顺势构成了自己的商业「帝国」。

  用免费杀进去  

  Jio 进入之前,印度市场有十多家移动通信运营商。它决定跳过 2G、3G,直接铺开 4G 网络,这是它成功的关键。即便 2010 年,安巴尼就已经通过收购 Infotel 获得印度全国 3G 频谱(之后将 Infotel 改名为 Reliance Jio Infocomm)。

  2013 年,Jio 依靠母公司殷实的财力获得印度全国 4G 牌照,并且与穆克什·安巴尼的弟弟安尼尔·安巴尼旗下的信实电信(Reliance Communications)签署合约,租用后者的移动基站铁塔以及骨干光纤网络。信实电信破产后,Jio 将其资产收入囊中。

  穆克什·安巴尼视觉中国

  2016 年 9 月,Jio 开始向全国提供长达六个月的 4G 上网和通话全免费服务。有数据显示,Jio 用户实现从零到 1 亿仅仅用了 170 天。而 Jio 没有实际投资 3G 的原因在于,它认为 4G 时代下运营商商业模式以及用户习惯会发生巨大的转变。

  2016 年底,Jio 负责公共事务的副总裁赛伦德拉·杰哈接受采访时表示,Jio 出现之前,其他的电信运营商是「时间工厂」。比如当时运营商 Airtel 70-75% 的利润来自电话话费,20-25% 来自于网络服务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Jio 想要做的是「流量工厂」,提供丰富的移动互联网服务。一旦 Jio 成功了,就是对运营商原有商业模式的颠覆。

  但是在 Jio 之前,印度没有真正被 4G 网络覆盖,导致移动互联网生态并不完善,即便 Jio 瞄准了未来的互联网业务,还是明确了一点——要把「基础设施」先搭建起来。这既包括上面提到的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,也包括用户需要养成的互联网使用习惯。

  实现「数字印度」的临门一脚

  2017 年,Jio 推出 4G 手机 JioPhone。据数据显示,到 2018 年 Q1,JioPhone 市场份额高达 35.8%,而三星从 25.4% 下跌至 9.8%。价格低廉是一方面原因,JioPhone 搭载操作系统 KaiOS(基于 Linux 的开源手机系统),让功能机拥有了智能手机功能,KaiOS 目标是「将智能手机的强大与功能手机的实惠相结合。」

  母公司又一次发挥了作用,信实工业拥有印度规模最大的线下连锁品牌(Reliance Retail)(业务涵盖大型超市,专卖店及便利店等各类商店),而它旗下电子产品零售商信实数码让 JioPhone 迅速拓展市场到印度城郊地区。

  即便免费期结束之后,Jio 也继续采取超低流量策略进一步扩大用户基础。Jio 当时流量资费在 25-50 卢布/GB(约等于 2.5-5 人民币),只有当时印度市场平均资费的十分之一。它甚至推出价格低廉的年套餐刺激用户使用旗下互联网产品。「免费策略不仅仅是为了获取用户还是要帮助印度用户养成网络习惯。」杰哈说道。

  Jio 用互联网企业惯用的免费思维,迅速获得规模效应。利用各式各样的互联网服务促成用户习惯的养成,将其牢牢「圈在」自己的生态中。

  Jio 旗下提供视频软件 JioTV、移动支付 JioMoney、即时通讯 JioChat 等多项数字服务,早已经覆盖了印度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信实工业

  由于 JioPhone 采取半封闭式系统,预装所有 Jio App,用户无法下载外来 App,所以想要抓住不断激增的印度网民,开发者绕不开 Jio。2018 年,Facebook 接连推出 KaiOS 版本的 Facebook 和 WhatsApp。即便 Android 占据操作系统的天下,Google 也无法放过这一巨大的流量入口,它投资 KaiOS 2200 万美元,用以在该系统下加入搜索、谷歌地图、YouTube 等旗下服务。

  老牌运营商纷纷倒在 Jio 发起的价格战之下。Jio 既颠覆了原有的商业模式,也完成对印度用户的「数字启蒙」。

  根据数据统计,Jio 的用户达到 3.88 亿,印度 4G 流量消费激增,平均每位用户每月使用 11.3 GB,用户规模之外,在收入和利润上也超越 Vodafone Idea 和 Bharti Airtel,成为印度第一大电信运营商。据 BloombergQuint 计算,信实工业集团的电信业务资产贡献了其一半的市值,其中大部分来自 Reliance Jio Infocomm Ltd 无线、宽带和企业服务业务。

  巨头的印度新战事

  有报道称,微软有意投资 Jio,进一步巩固伙伴关系(Jio 与微软 Azure 早就签署了数据托管合作协议),虽然这一消息还未「落听」。但巨头纷纷与 Jio 联姻是为了什么?

  印度目前处于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阶段,KKR 联合创始人 Henry Kravis 称 Jio Platforms 是难得本土成长起来能够改变印度「数字生态系统」的公司。Jio 打好的「地基」(金融、电信、零售等等)成为科技巨头和投资者接触印度新兴市场的绝佳工具。

  有趣的是,消息称亚马逊和 Google 分别有计划收购 Vodafone Idea 和 Bharti Airtel 的股份。印度电信业的「老二」、「老三」也成为巨头想要获取市场份额的投资标的。Jio 本身的电信业务就值得投资者对其押注,更别说它具备搭建起超级应用的基础设施。

  Facebook 57 亿美元投资 Jio,是前者史上第二大的一笔投资。扎克伯格将这次交易不仅看作是财务投资,更是双方深入的战略协作。

  Jio 也一直在向印度总理莫迪提出的 Digital India(数字化印度)使命靠拢。今年上半年电商业务 JioMart 上线,Facebook 主要看中 JioMart 与 WhatsApp 的结合。此外,双方合作也会为 Facebook 支付业务加快落地,创造 WhatsApp 潜在的使用场景和商业模式,此前 WhatsApp Pay 碍于监管和数据本地化一直处于测试中。

  Jio 明确提出未来业务重点是帮助印度 6000 万中小微企业、1.2 亿农民、3000 万小商家(如掌握印度整体零售营收 88%,但是分布零散的夫妻店/社区商店 Kirana)实现数字化转型,方便普通民众的线上化购物体验。

  虽然 JioMart 和 WhatsApp 是从杂货电商细分领域切入,但是最终免不了与亚马逊和 Flipkart(沃尔玛收购 Flipkart 77% 的股权)一类传统全品类电商平台正面相抗。更何况,亚马逊也拿出巨额资金助力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。

  但是信实工业拥有印度规模最大的零售商,比其他竞争对手更加深谙渠道玩法。显然零售行业在印度已经进入了下一阶段,在竞争对手想要「刺探」的领域,Jio 自身也需要强有力的「外援」。过去几年中,Jio 就像一条鲶鱼迅速颠覆了印度电信市场的本来面貌,而在促进印度数字化转型之际,Jio 也催生了科技巨头追逐红利的下一个战场。 

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责任编辑:于本一

 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,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或 zhuanzai@geekpark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