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幸在 IPO 方面创造了两个记录,18 个月在纳斯达克上市,创下史上最快 IPO 记录,而更快的是退市,仅花了 13 个月。 造假 22 亿元,换来了纳斯达克的两次退市通知,5 月 19 日,瑞幸被要求从纳斯达克退市;几番挣扎,6 月 29 日美股开盘,瑞幸停牌,开始退市备案。 一段故事就此完结?

  01

  淡定!优惠券还能用

  击倒瑞幸的是浑水公布的一份关于瑞幸的匿名做空报告,经历了故事情节中必不可少的否认、反转,4 月 2 日,瑞幸自爆了捏造 2019 年2-4 季度销售额 22 亿元的不当行为。瑞幸造假事件一经爆出,门店或许是最快感受到“波澜”的,本着趁“羊”还在赶紧“薅”的想法,网友们都想再喝一杯 1.8 折的瑞幸,哪怕是最后一杯,不少消费者一买就是四五杯,门店排起了队,甚至还造成了系统宕机。

  如今,退市已“板上钉钉”,但消费者却淡定了很多。

  在记者走访的上海几家瑞幸门店中,并没有出现此前排队购买的情景,也没有出现门店一夜关张的情况。

  在记者的瑞幸 App 中,躺着一张 3.8 折的优惠券,把这张优惠券用掉之后,又有 4 张优惠券随即而来。

  但都没有 1.8 折或 3.8 折的力度大,以买一杯原价 28 元的瑞纳冰为例,用 3.8 折的券实际支付 10.64 元。瑞幸菜单中,还多了一些新品,比如菠萝的海瑞纳冰、浮云朵朵瑞纳冰等。

  端午节小长假最后一天,记者来到浦东张江一家开在综合性商场的小鹿茶门店,周围有不少社区以及科技类公司,2 位店员在制作茶饮。

  一位在这里干了大半年的店员告诉记者,订单量、工作量和平时基本相似,“造假消息爆出之后的那两周订单量爆多,每天的订单翻倍,现在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。”

  而对于瑞幸退市的消息,这位店员表示,无论是造假还是退市,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对公司的信任度,会担心门店关闭,但目前工资正常发放,看看情况再决定。

  6 月 29 日中午,陕西南路上一家瑞幸门店人气更旺一些,3 位店员忙碌着,中午是高峰时间,对于退市,一位员工也表示,现在还是正常经营,“这家门店 8 月底要关闭了,是因为业主不续租了,我们会到其他新开的门店去。”

  除了门店员工,《IT 时报》记者从一位瑞幸内部员工处获悉,岗位和工资目前没有发生变化。不过这位员工也向记者表示,她并没有股份。

  一家公司上市意味着员工可能会因为持有公司股票而实现一夜暴富。

  2019 年初,瑞幸对公司高管、董事和员工进行了一次股权激励,158031 股用于激励对公司有重大贡献的员工,用于激励的股份占总股本的5%。

  按照当时瑞幸市值 42.5 亿美元计算,这笔用于员工激励的股票价值约为 2.125 亿美元,而行权价仅为 0.1 美元,解锁期为 4 年,每年解锁 25%。

  6 月 26 日,瑞幸最后一天在纳斯达克交易,六次触发熔断,跌幅为 54%,报收于 1.38 美元,市值 3.47 亿美元,5% 的激励也缩水至不到 2000 万美元。

  “有期权的员工一方面是股东,同时也是员工,双重身份,可能面临双重损失。”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告诉《IT 时报》记者。

  他们可能是最受伤的人。

  02

  或关闭部分门店或改名重组

  6 月 27 日,瑞幸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,全国 4000 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,近 3 万名员工也正常工作。

  但向来崇尚“快”的瑞幸不得不慢下来,有媒体报道,2020 年至今,瑞幸咖啡仅新增 186 家企业,开店数量较去年同期减少八成。

  退市并不等于破产,企业仍可以正常运营,但是主要靠资本来推进扩张和补贴的瑞幸势必没有了推力,跑不起来。

  “退市后的近两年里,瑞幸在现金流会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,融资渠道会非常艰难,其低价策略远远不能平衡各种成本和支出,即使不算租金、人工,仅咖啡等原材料也是亏本的,有数据称,瑞幸每卖出一杯咖啡要亏十几元。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《IT 时报》记者。

  5 月中旬,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后,瑞幸咖啡曾计划就此举行听证会试图挽回局势,在听证会结果出炉前,瑞幸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。

  但 6 月 24 日,瑞幸又撤回了前述听证请求,这也意味着其接受了退市通知。

  董毅智表示,退市只是手续上的事,流程上不会太拖沓,完成一张退市表格就意味着告别纳斯达克。

  曾享受过在纳斯达克敲钟高光时刻的瑞幸,没有了资本的加持,“老本”吃完去向何处?

  有人认为,会转入场外交易市场,也有人认为,投资巨大的原有股东既不甘心也没办法退出,股东可能会用一个查不出关联性的壳公司,用极低的价格收购瑞幸门店资产,相当于给瑞幸改名,不影响门店实体经营,而保留空壳的瑞幸则要继续应对后期各种诉讼。

  在盘和林看来,如果没有投资人的支撑,会出现资金链断裂,部分门店会关闭,规模缩小,补贴力度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大,可能会保留一些位置好、营收高的门店。除非有新资金进来,但目前来看困难比较大。

  “瑞幸要考虑的是如何把有价值的资产运营起来,把有价值的门店运作起来,其他都要战略性放弃,这是一个相对来说不错的结果。”

  03

  投资者集体诉讼来了

  门店数量、市场占有率都是故事中的内容,没有投资人了,故事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。

  退市,木已成舟,但这只是瑞幸造假一事的分号,不是终结,索赔正在进行中,亏损的投资者正准备走法律程序获得赔偿。

  据彭博社报道,瑞幸咖啡美国的集体诉讼案已指定了首席原告和律师事务所。

  董毅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也收到了不少中国籍个人投资者的请求,“目前还没有启动诉讼程序,我们还在等待国内和美国几家监管部门的态度,但我们也在做这方面提起相关诉讼的准备。”董毅智透露,这些投资者所涉金额并不小,但现在不便透露,也无法保证需要多久的诉讼时间。

  根据美国“萨班斯法案”,犯欺诈罪的个人除罚金之外,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财务总监将面临 5 年的“牢狱之灾”,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,情节严重的在美国最高可判处入狱 25 年。

  有律师认为,虽然瑞幸在美国上市,但其在中国境内运营主要业务,因此,在中国境内注册、运营的关联公司提供虚假财务报告,经查证属实,可能面临《会计法》《刑法》《证券法》等追责。

  瑞幸咖啡由陆正耀主导的神州系一手操盘建立,前期融资主要来自陆正耀旗下公司。

  此前有报道称,有关部门已经掌握了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电邮,陆正耀将被公诉,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。

 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与公司创始人钱治亚

  瑞幸内斗也不断升级,6 月 28 日,瑞幸表示,多数董事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,董事会将在 7 月 2 日开会讨论该提议。

  “陆正耀失信于资本市场,他的时代落幕了,已经无法走到前台。”盘和林认为。

  作者/IT 时报记者潘少颖

  编辑/挨踢妹

  排版/黄建

  图片/潘少颖、天眼查、瑞幸咖啡、网络